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7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7

渠何以清,为有活水:从特朗普税改谈谈中国的供给侧改革 | 加华观点

发布时间:2017/12/27 来源:加华伟业 作者:加华伟业 NEXT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这一次,白头发的美国商人特朗普,终于当了一回圣诞老人。

2013年10月,因为债台高筑,奥巴马任内的美国联邦政府不得已关闭了某些重要部门,政府一度停摆多日。如果你还记得此情此景,对特朗普在当选总统百日之际送出的税改大礼,你一定会满脸疑虑。

“美国政府都负债累累了,特朗普竟然还要减税!”

2017年年尾,参议院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总统特朗普的税改法案,极大彰显了美国作为世界巨无霸经济体的制度与政策优势。

税改完成之后,美国的财税体系将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减税”成为了特朗普政府治国百日的关键词。我们不禁思考,复兴进程中的中国,该以何种姿态看待这场掀动世界的经济风云?

特朗普历经商界数十载,他走的每一步棋看似都在意料之外,深究却均属情理之中。双面属性的新总统,他当然知道,作为一名政客,他需要给虎视眈眈的白宫和目光炯炯的国民带来些什么。而作为企业家领袖,他也深知,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餐巾纸曲线视角下,特朗普不是疯子

让我们回到开头那个令人不解的疑问。债台高筑的美国政府,曾因赤字严重,不得不关门歇业,它又是哪里来的勇气,实行如此大规模的减税运动?

正如浩渺宇宙的运行之道,世界你我,并不都是此消彼长的线性关系。税收与经济亦然,二者之间的静态相悖与动态博弈,才是政府智慧的关键触点。

在一定的范围内,政府提高税率,的确能够提升税收收入,增加财政收入。但是,一旦税率过高,必将引发企业大面积财务雪崩,国家税源枯竭,最终导致政府无税可收、经济萧条。因此,一定约束条件下,税收的降低能够增强企业经营的动力,从而提升整个国家的税基,实现政府税收的曲线式递增。

这一理论是年轻的经济学家阿瑟·拉弗在一次酒会上提出的。当时,他将这条后来赫赫有名的拉弗曲线画在了一张餐巾纸上,这张餐巾纸不仅引发了震动世界的经济革命,也缔造了“供给学派”强调减税与减少政府干预的理论图腾。

19世纪80年代,美国共和党总统罗纳德·里根大力推行减税政策,刺穿了日本的经济泡沫,也奠定了美利坚经济全速前进三十年的基石。“新自由主义”的供给学派论调,从此仿佛植根于美国共和党政府的血液。始于此,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也连年攀升,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更是逐渐达到顶峰。

而这一次,特朗普利用税改、加息、缩表、基建,打出了一套政策组合拳。

所谓高手对弈,先出手者必败。然而特朗普此时兵法尽显、奇招先行,笑吟吟地面对一众敌手,看他们如何接招。

“资本在手,人才我有”,美国绝不是唯一一个税改侠

用四个字来形容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眼里的特朗普税改——“以邻为壑”。

毋庸置疑,在全球范围内的主要经济体中,特朗普税改将掀起一轮“竞争性减税”的浪潮。日本第一时间响应了特朗普税改,拟将法人税降至20%;而正处于退欧谈判中的英国,其减税政策也呼之欲出。

各国为何竞相跟进美国的减税步伐呢?

减税政策,就像是玻璃橱柜里的一块蛋糕,虽甜蜜诱人,一旦贪食却也有高血脂的风险。当美国人果断地打开了橱柜,成为第一个动手抢食蛋糕的人,剩下围观的人群,也不得不竞相奔跑,蜂拥上前。因为他们慢了一步,就可能失去自己那口甜蜜。

第一,特朗普税改之中,作为经济引擎的美国大型跨国企业将直接受惠,资本大量回流,新一轮的产业转移冲击着国际格局。

首先,作为大型跨国公司的聚集地,美国政府大幅降低利润汇回税率,势必会吸引美国企业大量召回其在海外投资中累计的利润。资本将进一步渗透美国市场,拉动经济回升。

再者,随着企业所得税大幅下调15%,美国将一跃成为发达国家中税收最低的国家之一。人力与税收历来被看企业利润的收割机,在人力成本逐渐被机械运作取代之际,美国企业所得税率的进一步降低,将极大减少企业在美国的营商成本,势必会带来全球产业格局的大变革。

第二,“税收降低”的直观感受,引流高智商人才,也释放了国民潜在的消费动能。普通人的缴税基数上升,而中产和高收入人群,虽然其纳税范围可能扩大,但所得税率降低。全球的高收入群体,极有可能在低税率的诱因下前往美国,他们的价值创造将为美利坚带来无法估量的智力财富。

正如中国著名企业家曹德旺先生所言,他之所以将一个大型工厂建在美国,是因为美国的营商成本已经低于中国,乃至全球其他国家。这一现象,在特朗普税改法案正式实行后,必将愈演愈烈。

曾经缔造了嗜血之狼华尔街的美利坚政府,在全球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又通过新一轮的税改法案,发起了“资本在手,人才我有”的产业抢滩之战。未来,全球的经济体们在税收层面,很有可能面临潜在的不公平竞争环境。在如此的冲击与压力之下,世界各国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同时我们也发现,这一场税收变革,对于在世界格局中日趋重要的中国,尤其是中国众多的民营企业而言,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放水养鱼,中国式税改将带来更深层次的供给侧改革

中国经济的发展特色在于“小市场、大政府”。不同于西方政府的退位管理模式,中国政府这双看得见的手,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方向。而税收征管体系,作为政府调控经济的重要手段之一,一直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与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国家不同,中国的税收征管以增值税为主。2016年,中国政府的税收收入结构中,增值税占比超过31%。增值税属于流转税的一种,主要对商品与服务在流转过程中产生的增值额征税。

首先,流转税的本质是一种国家征收的销售税,不论是否盈利,只要发生了交易,生产过程各个环节中的每个企业,都必须交税。而对于中小企业而言,增值税如同洪水猛兽,肆意吞食了企业的经营利润,阻碍资本积累与后续发展。

其次,这种税收征管模式下,企业的出口贸易,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增值税出口退税等政府补贴,政策优惠对部分生产型出口企业而言,甚至成为变相的利润源头。

在特朗普税改法案的国际背景下,目前中国仍在实行的这一套税收征管体系,将会充分暴露其弊端。

一方面,中小民营企业的利润被侵蚀,无法获得发展资本,他们在国际竞争中,将面临极不公平的税收环境;另一方面,出口补贴培养了一批“政策依赖型”的中国企业,它们将反噬政府收入,为国际贸易制造难以逾越的障碍。

现如今,基于“拉弗曲线”与供给学派的新自由主义这一经典理论,中国政府正在打造一场声势浩大的供给侧改革。2015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郑重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改革方针,点燃了全市场的创业火种。

但是,加华伟业资本认为,国际税收格局正孕育着巨大的变革,供给侧改革决不能停留在创新创业的浅层面,而应当深入渗透至财税体系的变革之中,唯有如此,才能借由供给侧改革,释放制度红利,发挥经济发展的真正动能。

苛政猛于虎也。轻税原则一直是孔子的重要经济主张之一。从供给侧改革的理论源头——拉弗曲线的经济思想来看,深入至财税体系的供给侧改革,核心理念是放水养鱼,而非杀鸡取卵。它能够真正惠及民营企业,释放被税负捆绑的、全社会要素的生产力。

第一,财税体系改革,能够扭转非市场经济国家重点征收流转税的固有弊端,通过税收减负,赋予民营企业更多的发展空间;第二,世界各国大面积跟进美国税改的预期下,中国出口型企业将天生处于不公平的国际竞争环境。财税体制改革,能够一改“重税负”为“轻上阵”,促进企业做大规模,政府也能因此扩大税基,从而带来经济的快速增长。

毋庸置疑,这场势如破竹的变革,将带领中国经济再攀高峰。而从财税体系改革的层面,深入贯彻供给侧改革的本心,做大做活中国民营经济,这必将成为中国财政真正的活水之源。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