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7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7

钓客贾跃亭:孤舟贾太公,所钓皆愚人?| 加华观点

发布时间:2017/11/08 来源:加华伟业 作者:加华伟业 NEXT

 “年轻时争强好胜,曾经赢得畅快淋漓,也曾输的一塌糊涂,但我不后悔。年纪大了点,希望多做双赢的事,不做双输的事。不做好人,不做坏人,做人。”

2014年,融创中国与绿城集团合作成立融绿平台,签订对绿城集团的收购协议。最终,这次合作因绿城集团宋卫平的毁约而告终,业内唏嘘一片。带着对宋卫平惺惺相惜的情怀,沉寂多日之后的孙宏斌,在微博上写下了如上文字,算是对这一事件的回应。

虽然“人不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中”,但是送上100亿资金和对贾跃亭的信任,孙宏斌匆忙之下,还是上错了乐视这条船。从此滔天巨浪,乐视满腹尽是让海水沸腾的抱负,却不得不成为被海浪吞没的鱼虾。

IPO造假?乐视风波何处是尽头

上周,乐视网的频频发布了几项公告。乐视致新的灵魂人物梁军、乐视人力资源SVP蒋晓琳、乐视网CTO杨永强、乐视视频总裁高飞,后贾跃亭时代被孙宏斌寄予厚望的高管们,纷纷离职。

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来无风不起浪。

2010年8月,乐视网以第一家视频网站的身份登陆创业板,开盘价达到49.44元,比发行价溢价了60%。当时,乐视网在国内视频网站的流量排名仅仅处于第17位,但是其财务情况却逆势而上,股价也应声走高,成为创业板的龙头股票。

2017年10月底,据数家财经媒体报道,多名前证监会发审委委员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部分委员被指包庇了乐视网(300104.SZ)IPO审批时的涉嫌财务造假行为。

2010到2017,七年摸爬滚打,乐视只留下了一身泥污。

其实,早在去年11月,时任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的李量被提起公诉。当时检察院发布的起诉书中,明确提到了李量曾“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9家公司的IPO之路提供灰色通道。当时,乐视网的名字就赫然在列。

如今,乐视背着业绩下滑扭亏乏力、创始人远走美国归期未知、IPO造假悬案未决的重重大山,艰难匍匐。而导演了这场大戏的贾跃亭,还在美国“All in 造车,融资找钱”,不见踪影。

这让我们情不自禁想到了2014年。

当时,受“贵人投资者”令完成事件的影响,贾跃亭于当年6月远走美国,给出的事由是“在美国筹备海外子公司,进行商务谈判,布局海外市场。”半年之后,贾跃亭才珊珊回国。

这场戏终会落幕。但是不论赢家输家、天使魔鬼,灯灭之时致谢幕礼的,或许都已不再是剧中之人。徒留台下观众的无尽唏嘘与一地鸡毛,为这荒诞剧买单。

实干家与愿景家:本心见峥嵘

乐视的广厦还未彻底坍塌的时候,就有投资人面对这家流量排名十名开外,却坐拥视频公司中最漂亮财务业绩的企业发出质问。

“视频流量排名17,财务数据第一,你们这是在变戏法吗?”

当年乐视生态建立之初,贾跃亭一袭黑色上衣牛仔裤,以“贾布斯”的形象召唤大家一起为梦想窒息,引得一路投资人心绪喷涌。就算是在资金链断裂,企业于危机中摇摇欲坠之时,接盘的“袍泽兄弟”孙宏斌,仍给予了贾跃亭极高的评价。

”老贾是一个极具企业家精神的人,布局视频网站、大屏电视、乐视汽车,前瞻性都很强。这种企业家精神是稀缺的。”

当时有人信了孙宏斌,就像当初很多人都信了贾跃亭。

创始人的品性决定了公司的方向,这是投资界心照不宣的。越是早期的企业越容易让投资人看不清方向,而此时能够让他们心甘情愿拿出资本下注的,十有八九是创始团队,或是那个核心的创始人。

对于贾跃亭的评价褒贬不一。与乐视结缘五年的前公关负责人评价贾跃亭,“谦虚,诚肯,有理想,有感染力,有着这个浮躁时代所稀缺的某种企业家魅力。”

但是,浮躁时代我们需要的是仅仅是“企业家魅力”吗?

美国硅谷的血液检测创业公司Theranos曾被认为将颠覆760亿美元的血检产业,公司的估值也一度高达90亿美元。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伊丽莎白·霍尔姆斯被称为“女版乔布斯”,深谙传播与公关的她,更是魅力与颜值齐备。霍尔姆斯号称她的公司拥有独创的血液检测技术,只要从指尖抽几滴血,即可测出200多项体检数据。

然而6个月后,美国FDA公开报道,Theranos声称的血检技术毫无科学依据,根本是无稽之谈,公司的估值也瞬间归零。包括硅谷著名风险投资人Tim Draper、美国前国务卿舒尔茨在内的众多投资界翘楚,纷纷栽在了这位“魅力女乔布斯”手上。

聪明的创业者,数不胜数,成功的企业家,经年难遇。

越来越多创业公司的CEO登上了新闻头条,却偏偏不是以正面的形象。Uber、Zenefits、Tanium、Lending Club,硅谷估值超过十亿美金的独角兽公司创始人,也纷纷开始了与投资机构的博弈与复仇。

从放话“美国融资,造梦汽车,下周回国”以来,贾跃亭的主战场从PPT变成了微博,话题也从“乐视生态”变成了“All in 造车”,被卷入风浪中跟着他一起“窒息”的投资机构,在来去无痕的贾帮主麾下,伤痕累累。

这数年的起伏轮转之中,唯一不变的或许只是贾跃亭传播声量的能力,在上市与非上市体系间斡旋,在不断拉长消音的愿景声浪中残喘。

不知道贾老板的造车梦,还要做多久,就像不知道他从美国启程的航班,还要飞上几个“下周”。

但我们深知,乐视风波值得每个投资机构警醒,价值投资的“价值”应该落脚于何地?靠PPT和新闻发布会传播的企业愿景有多少的可信度?风口上飞起来的猪真的轻如羽毛吗?

有多少金融资源,就该看到多大的金融风险。

就像加华伟业资本一直倡导的,价值投资要穿透表面,看到企业背后的超越了愿景与战略的真正价值,在扮演着赋能投资者角色的同时,也应当成为金融卫士。

金融监管:是困局也是机遇

2017年夏天开始延续至今的乐视戏码,其嘈嘈切切之声,将金融监管的呼声推至顶峰。

乐视的故事从“生态”建设开始,七个子业态,打造了贾跃亭的广厦千万间。孙宏斌曾在乐视资金危机的时候劝诫过贾跃亭“断臂求生”,但是贾跃亭却“连一根羽毛都不想放弃”。

浮躁的商业社会,似乎每个公司都想把自己变成以控股集团自居的“全能超人”。乐视不仅仅是一家视频公司,还是一家文娱公司,一家互联网公司,一家金融公司,一家汽车公司,乃至曾有圈外的朋友一脸疑惑地问:“你就用一句话告诉我,乐视到底是做什么的?”

这一句话,颇难。这种难,也折射了金融监管层的困境。

当一家公司得偿所愿变成了控股集团,在它身后,必定有着纷繁复杂的利益网络和资本布局,更别提普遍存在的寻租腐败、资源掠夺和市场风险。

而这通常,是一股与金融监管不断扳手腕的力量。

乐视IPO之路的行贿,年报中的财务数据造假,利用资本市场圈钱套现,都是中国高速发展的资本与商业环境中,监管层必须面临的问题,也折射了问题背后一系列的担忧。

作为仍处于较快发展速度的经济体,中国经济脱实入虚的倾向越来越明显,金融和互联网成为了时下最为热门的话题,宣扬普惠精神的金融创新屡屡遭到市场的叩问,稳定创业环境的措施越发捉襟见肘,而金融市场的波动却一下下撞击着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心。

经济发展的虚实之间,市场给予的监管压力正越来越重。而这或许,也是乐视风波为数不多的正面影响。我们正看到金融监管的刀斧,正慢慢手起刀落,那些飞在天空中的猪,想必也是身形笨重,难以抵抗。

正所谓,机遇,通常看起来都如同困局。

知而慎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孟子·尽心》

在人人皆我的织网化社会体系中,不立于危墙之下或许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则是将这危墙推倒、重建,将蛀墙的蚁穴清除。

在著作《钓愚》中,经济学泰斗阿克洛夫和席勒分析了金融市场的各种骗局和虚假信息,拆穿了它们误导投资者,并最终引爆金融海啸的伎俩。在这种欺骗中,自由市场经济在商家与消费者之间,达成了一种“欺骗的均衡”。

资本骇客贾跃亭与他的乐视生态风波,极好地诠释了《钓愚》中所论述的均衡欺骗理论。

五千年的商业社会发展中,我们见过的骗局不少,被揭露丑恶嘴脸的骗子颇多。中国商业文明建设的转轨时期,阵痛无可避免,然而痛苦之外理应有复盘、有反思、有改善。

我们坚信,改革之风能吹散满地鸡毛,肥沃的土壤尚待用心耕耘之人。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