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7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7

把信送给加西亚 | 加华观点

发布时间:2017/10/11 来源:加华伟业 作者:加华伟业 NEXT

 

“把信送给加西亚”

“加西亚”这个选题源于晚饭时和母上大人的聊天。

闲谈之时她提到了任正非先生的一则轶事:一个刚毕业的名校大学生,在进入华为不久后就上“万言书”给任正非,就公司的战略问题给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之后任正非亲自批复:“此人如有神经病,建议送医院治疗,如果没病,建议辞退。”

顺着这个故事,母亲又聊到了任总那封给“加西亚”的致歉信,和她所认识的两个“罗文”。

两个“罗文”当年都是娘亲所在地产专业的研究生。

第一个“罗文”,我们暂且叫她小萌吧,是娘亲在教本科班时的一枚学霸。娘亲的那门课期末考试出题为开放式,但小萌生生给答了个满分,娘亲一瞧这哪成啊,努力地鸡蛋里挑骨头给扣成了97;本科毕业后小萌以优异成绩被保送了研究生,师从娘亲门下。

同时进来的还有一个报考金融专业失利的姑娘小万。小萌7年科班出身,相比于小万的“半路出家”被娘亲寄予了更多的厚望,可是真到做项目的时候,娘亲彻底傻眼了。

小万聪明伶俐,虽然非地产专业,但是上手极快,布置下去的任务基本不用娘亲过问第二遍;而小萌却吭哧很久结果还是做得乱七八糟,一向好脾气的娘亲也忍不住发了火。

临近毕业开始找实习时,小萌因为有点“笨笨”的状态面试屡遭碰壁,娘亲好说歹说把她塞进了一家公司。那家公司里其他的实习生看小萌好欺负,合伙把100多家楼盘的调研任务一股脑扔给了小萌。

耿直的小萌二话没说就接下了,其他人也都坐等看小萌笑话。这100多个楼盘散落在昌平、房山这些远郊地区,而那个年代地铁线路少的可怜,公司也必然不会出经费让小萌打车。这100多个楼盘的调研报告成为了不可能的任务。

然而结局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小萌真的闷着头一个一个去跑楼盘,最辛苦的时候她顶着38度的高温一天走访了三个分布在不同区域的楼盘。一个多月后,当小萌把100多份调研报告“碰”地撂在桌子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

没有人能想到一个看上去傻乎乎的北京姑娘能有如此的毅力和执行力,一个人像完成任务一样完成了这个周围人为了欺负她而开的玩笑。

后来小萌被娘亲推荐到一个同门学姐手下,所在公司是业界比较有名的一家乙方企业。

小萌入职一段时间后,小萌的学姐有天悄悄给娘亲打电话:“那个……小萌是不是有点……”娘亲赶紧说:“你别着急,你再用用她,再用用。”有一次公司需要向一个项目委派驻场人员,小萌被派了过去。

项目的甲方是个有名的大央企,同时聘请了很多乙方驻场人员,和小萌一起的其他5、6个乙方人员都被甲方赶走了,唯独留下了小萌。甲方对小萌说,你别在乙方干了,来我们这里吧。现在,小萌是那家甲方公司的顶梁柱之一。

后来小萌回忆说,她之所以有机会能被派驻央企的项目,是因为她那一年一个人写了200多份报告。

第二个“罗文”也是个姑娘,她的网名叫“马三立”,是娘亲同事的研究生。大家都问她为什么叫这个网名,她笑着说:“你们仔细看我!”众人定睛一看,可不,这姑娘扇风耳,小豆眼,活脱脱一个女版马三立!

就是这个其貌不扬的姑娘,在上学期间完成了北京市郊路名的核实工作。说是北京市,其实当时就是村,那年头没有智能手机,他们只能把地图分成小块打印出来,再趴在操场上一张张拼成完整的。

然而进了村之后依旧迷路,因为村里那些所谓的“路”,都是田间的一条小土道,两边是高高的庄稼,没有车也没有灯,只靠他们几个学生骑着自行车不论烈日严寒一条路一条路的走。没有通讯工具,到了晚上,老师就只能焦急地等待在黑暗中渐渐靠近的那几个人影。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说过一个苦字。

丰富的项目经验并没有让马三立的求职路平坦一些。

立志做策划的马三立好不容易进到了一家策划公司,可顶头上司见了她之后哼都没哼一声就把她晾在一边了。心情好的时候,上司偶尔会冒一句:“我认真的劝你,你还是别干策划了,真的。”这基本上是马三立跟上司最多的沟通了。

但是马三立也是个倔脾气,你不爱教我,好!我自己学!她开始自己跑楼盘、做研究、写报告,只要有能学习的机会她绝不放过,手里的报告一份接一份的出,没人看就写给自己。

那个嘲讽她的上司最终彻底被她的坚持所感动,开始认认真真带着她做项目。过了几年马三立被挖去了香港,在香港的公司干的风生水起。

马三立离职后不久,她原来公司的上司就打电话给她的导师:“您那还有能推荐过来的学生吗?就要像马三立这样的。”老师思来想去,最后一拍大腿,把当年那几个和马三立一起在土路上骑车调研的小伙伴都推荐了过去。公司领导欢天喜地,那几个小伙伴也成为了公司的中坚力量。

讲完这两个故事,娘亲说:“以后再也找不到像小萌和马三立这样的‘罗文’了。”

从“万言书”到小萌再到马三立,我听得特别感慨,感动于小萌和马三立的“加西亚”精神。

老实说娘亲所在的大学只是北京的一所普通学校,当年高考被心高气傲的我用来垫底。但我不得不承认“加西亚”精神,我在很多“名校”毕业生身上没有看到一丝丝的影子(包括我所在的学校),反而那个“万言书”,是我所见到的大多数。

我更感慨的,是也许以后真的越来越难找到“罗文”,因为“执行”本身就是个太过于可贵的品质。

我一直反对那种“老黄牛”式、从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愚碌”,因为雇主和雇员之间的关系理应是相对平等的一种契约式平衡,再说直白些就是谁离了谁都能活。

但我同样反对把自己当蜘蛛侠、超能陆战队的迷之自信,因为这世上没有一件工作能让你一步登天,没有一件工作是通过意淫就能完成的,也没有一件工作是请你来对公司指手画脚的。有想法的人很多,能动嘴皮子的人也不少,但是能把一件事真真实实落地执行的人难能可贵。

“落地”两个字的分量就在于,它包含了整个过程中所有的问题,所有的困难,和所有的未知,有人选择逃避、空想,但强者一定选择承担,因为命令只有一个:把信送给加西亚。

谨以此文,致敬所有的“罗文”们!特别鸣谢桃李满天下的娘亲提供素材。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