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7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7

3个果粉的iPhone十年:手机已变成器官,离不开它 | 加华分享

发布时间:2017/09/13 来源:加华伟业 作者:加华伟业 NEXT

文章来源 | 澎湃新闻

记者 杨鑫倢 实习生 王梦琦

美国当地时间9月12日上午,苹果正式发布新款iPhone手机。今年也是苹果发布iPhone十周年。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三位骨灰级“果粉”,他们每年都会购买最新款的iPhone,也见证了苹果从乔布斯时代到库克时代的变化。这10年间,iPhone改变了果粉的生活,也见证了他们成长的轨迹。
王飞:已持续投入了十几万元

王飞

职业:程序员

年龄:35岁

从第一代开始就“入坑”到现在,王飞已经在iPhone上投入了十几万元,并表示不会转投安卓等其他阵营。

2007年,苹果推出第一代iPhone。回忆起使用第一代iPhone时的感受,王飞说,“就像孙悟空从石头缝里边没有理由地就跳出来一样”,当时iPhone的出现是对手机行业的一种颠覆。

购买第一代iPhone时,王飞已经工作两年了。那天他看到朋友拿着刚买的第一代iPhone,“突然一下就来兴致了,然后第二天早晨接着就去买了”。

不同于多普达、摩托罗拉等智能手机,iPhone当时在触控屏上的操作也非常顺滑。现在看来非常简单的放大缩小手势,在那时也是绝无仅有的。“在iPhone上两个手这么一过,把照片放大,然后又一捏缩小,又伴随着比较顺滑的操作,在当时简直是不好形容那种感觉。”王飞说道。

目前,王飞手头有十几个iPhone,横跨第一代到最新一代,除了iPhone 3G和iPhone 3GS由于个人原因不喜欢而没有收藏以外,其他各代都有保留。王飞说,“有时候每一代我可能买三台,有时候每一代我可能买四台,并不是每一代买一台。基本上我买个其他颜色的用一用,感受一下。”感受体验完后,有的他会选择收藏,而有的则会转卖或是转赠。

王飞的工作也因为接触iPhone而改变。

王飞本身是程序员。在接触iPhone之前,他主要是在Linux系统和Windows系统上工作。

而在接触了iPhone,买了Mac之后,他的整个工作平台便转移到了苹果上。王飞说,“写了给Mac用的程序,然后又写了给iPhone用的程序,等于我所有的工作方向就转移到Mac平台上。往后的工作方向完全就是跟Apple这条线走的。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

目前,王飞已经出版了关于Mac OS系统的两本书,分别是《OS X高手进阶》和《Mac OS X玩家秘技》。

相较于库克时代,王飞表示自己更为偏爱乔布斯时代的苹果。王飞认为,乔布斯更关注于人,而库克则更为关注于市场。

王飞认为,乔布斯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产品经理。“他对艺术的欣赏与品位是一般人所不及的。他对人的理解也是一般人所不及的。所以从某种方面来说,他应该算半个商人,半个文化人。他做的东西,是属于比较偏执的,是属于把他自己理想中的东西现实化。”

乔布斯的偏执可以从苹果的大小与颜色方面体现。在三星等其他品牌都开始做大屏手机时,乔布斯仍一直坚持做四寸手机。四寸手机可以方便人拿在手上,或是放在牛仔裤的裤兜里。在颜色方面,乔布斯时代可供选择的颜色只有两种,最早只有一种颜色。

而库克与乔布斯则不同。王飞称,由于库克是做运营的,所以对成本与市场方面的考虑会更多,会考虑市场更想要什么东西。

李大锤:iPhone已经变成了我的器官

 

李大锤

职业:微博博主

年龄:25岁

“我现在可以不带钱包,什么都可以不带,但是不能不带手机。我感觉这个手机已经变成了我的一个器官了,我现在离不开它。”

“我可以今天不穿内裤,但是我不能不带手机。如果我今天没带手机马上就要迟到了,那我宁愿上午的工资不要了,我也要把我的手机拿回来。”

这就是李大锤。从iPhone 4,iPhone 4s,iPhone 5s,iPhone 6,iPhone 6s到现在的iPhone 7,除了因为经济原因等考虑没有购买iPhone 5以外,李大锤几乎购买了每一代iPhone。

 

李大锤现在除了工作,基本不用电脑。他说,现在可以用iPhone做任何事情,包括视频剪辑、照片处理、发微博、写文章、看PPT、聊天、处理邮件、日程管理等。

极端的情况下,李大锤去年刚毕业还没有工作的那一两个月里,基本没有开过电脑,完全通过iPhone解决了自己日常生活所需。

“我现在拿着iPhone,平常用iPad,回家偶尔会用MacBook,手上还戴着Apple Watch,整个生态系统全都在苹果这个圈子里面。”通过这一生态,用户可以同步设置、同步通讯录、同步文档、同步iCloud,同步用户辞典、进行文本替换,只要一个设置就好了。“比如我想换一个三星,我看三星S8非常漂亮,我想换三星,但是我发现换不动,就是这种感觉。”李大锤说道。

李大锤认为,苹果的创新模式是不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是做得螃蟹会是最好吃的,“(苹果)虽然不是第一个用这个技术的人,但是我来用这个技术做应用的时候一定是最好用的,这种模式也算是支撑苹果一直在引领世界的一个原因。”

李大锤解释,比如指纹识别功能,ThinkPad电脑和摩托罗拉手机都用过指纹识别,但效果都不如苹果好。此前,手机的触控是通过电阻触摸屏实现的,用户需要用硬的指甲或者触摸压下去,电阻有变化才会有触控效果,但苹果通过电容加以改变,效果更好。

李大锤更喜欢库克时代,他认为库克更愿意聆听用户的意见。iOS 8到iOS 10期间,苹果更加开放,推出了很多满足中国市场的功能,比如来电提醒、九宫格输入法等。

果味VCI:iPhone可能不会有大创新力

职业:金融从业人员

年龄:28岁

“果味VCI”也是年年换iPhone的一个“果粉”。他曾体验过第一代iPhone,最大感受就是,当年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根本没有把苹果放在眼里,但iPhone OS系统的出现颠覆了手机行业。

他认为乔布斯时代和库克时代对手机的定位并不相同。“在乔布斯时代,手机还没有像现在这么深入人的生活,还只是从非智能机到智能机的一个转变。现在手机已经深入了用户的生活,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增加的功能是用户想要的,库克现在做的事情是让用户舒心,让用户在长时间体验手机时感到更为舒服。”

“其实像乔布斯时代好多功能都没有,确实很惊艳,但是用得很不习惯,因为系统是封闭的。”李大锤说。

 

“iPhone第一代颠覆了当时手机行业的好几个定律,比如说不能更换后壳,没有闪光灯,不能多任务处理,连字体都不能更换,短信也不能转发。它有这么多的缺点,但是它是独一无二性,比如说支持多点触控,可以用两个手指放大缩小,短信按照不同个人的对话顺序排列,有重力感应系统,正面只有一个按钮。”他说。

iPhone发布10年,“果味VCI”认为,iPhone未来可能不会有特别大的创新,但是仍然会在每代产品给用户带来小创新。

“苹果是一个比开放理念更高级的封闭理念。能够战胜苹果的,绝对不是一个封闭理念的公司,因为苹果已经把封闭理念做得登峰造极了。所以说iPhone有大创新很难,因为它颠覆不了自己。”他说。

他说,像苹果这样以设计为导向的公司,它一定能设计出一款很漂亮的产品,但是如果这个手机再漂亮但不能量产,就不能转化成利润。

他预计,今年苹果会带来三款手机,两款用来支撑它的销量,一款则是量产率相对较低的手机,但价格很高。它可以通过高售价,来减少消费者的购买力。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