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8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8

大势所「趣」:我们如何看待价值 | 消费向前看

发布时间:2018/09/17 来源:加华伟业 作者:加华伟业 NEXT

 

如果说周五的纳斯达克是个赛场,那么趣头条一定是全场MVP。

开盘约2分钟暂停交易,涨幅48.86%;开盘不到15分钟,涨幅升至80%,再度暂停交易;开盘不到20分钟,涨幅113%,第三次熔断;开盘半小时,涨幅收窄至95.43%,暂停交易。收盘前两小时,涨幅138.43%,第五次暂停交易。周末之后的新交易日,趣头条股价震荡。

根据彭博数据,趣头条成为从成立到上市耗时最短公司,并创下了今年美国IPO规模超过500万美元股票的最大首日涨幅。但同样作为中概股的蔚来汽车,以上市后巨幅的股价震荡告诉人们,二级市场是多变的。

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但合理的边界在哪儿呢?

(一)理解公司:趣头条之趣

站在来者的角度回看,或许才能明白2018年对于中国互联网的意义。

这一年里,许多传统互联网视角下的巨头垄断领域,正因为微信这个巨大流量入口而发生地壳漂移般的版图松动。

今日头条成为B权威的挑战者,算法革命带来了千人千面的个性新闻,抖音火山抓住短视频的先机,短时间内就实现了对精耕细作数十年的视频、社交平台的直接对垒,甚至号称“干死微博”,快手实现了千万级的DAU新增体量,营业收入跃升十亿俱乐部,账面数字上的增长率逼向无限。

年初时王兴说,互联网已经进入了下半场。与此同时,上海正用拼多多、云集、趣头条的声名大噪,逐步扭转了其“缺失互联网基因”的城市印象;一众新公司试图打破依附巨头的发展模式,不断试探BAT的天花板。

互联网的下半场,抑或是新战役的开局,都只是概念。而它们真正折射的,是懵懂、蠢动、创新、非议相互交织的情绪。

这种情绪,正如物质与思想正处于发展脱轨时期的三四线城市。

若非腾讯在今年3月领投的3亿美元,或许趣头条依然游离在众多投资人和消费者的日常视野之外。站在趣头条上市首日大涨138%的时点上复盘腾讯此次的投资,除了对抗今日头条的司马昭之心,也有在现有内容矩阵之外,渗透下沉市场的决心与尝试。

腾讯的确是最懂连接价值的公司。市场波诡云谲,连接的关键从不在于渠道,而在于沉淀于渠道的人。而人的价值来自于两点,第一是时间价值,第二是财富价值。微信通过社交联结完成了时间上的价值转化,基于同样的逻辑,腾讯与主要面向下沉市场的趣头条,形成了时间意义上的结盟。

某种程度上来说,成为时间的旅人,是实现财富价值的前行条件。

根据趣头条的招股书,2018年6月MAU达到3930万,DAU约为1400万,单个用户的平均留存时间约为55.6分钟,登录率高达95%,累计装机量达1.54亿,周人均打开次数超过50次,日均评论量超过28万条,人均阅读数超过20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8年7月的MAU已经超过5000万,增长之速令人咋舌。而这些用户中,与今日头条的用户重合率甚至不到20%。

诸侯割据,战国重现。

依托于社交平台深入渗透、社会人口结构的变化,用户获取速度被不断拉高,美股买的也更多是增长率的故事。社交裂变从传统运营导向的模式中分化,从聚合内容到拉拢用户,流量转向,运营后生。

关于增长率的故事,似乎总能得到市场的共情。但高速增长也意味着,它将更快地触及天花板,故事的主线不仅关乎于如何获取用户,也在于用户能否被留下,又被什么而留下,以及商业在社会趋势的妥协背后,是否还应承担其更多的责任。

这个故事,则在考量价值。

(二)理解价值:看见的与看不见的

就像加华伟业资本曾在拼多多上市后撰文“拼得越多,被抢走的越多 | 消费向前看”(点此阅读),我们对价值的理解,并非仅停留在商业本身。

趣头条标榜的是“让阅读更有价值”,但正如市场所言,谭思亮想贩卖的,从来不是新闻资讯,趣头条的演化定位,也从来不是内容聚合媒体。

根据坊间流传的信息,成立之初,趣头条的信息流算法技术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外包。从这一角度看,这家公司在核心技术层面并没有胜于市场、甚至能够与市场保持相对平衡的影响力。用户的大规模积累在于现金激励、社交裂变、时间荒漠带来的模式壁垒。

简单理解,商业壁垒意味着价值围墙。但是网赚这一模式也并不是来源于趣头条的首创,只是它更加精确地踩准了“原来你也在这里”的时代节拍。

人口结构演变,越来越高的抚养比意味着老年人的数量在持续提升,偃旗息鼓一段时间后的“中老年流量”,叠加了“五环外人群”的概念,再度来势汹汹;处于三浦展笔下“第三消费社会”的中国,消费者强调各个层面的个性化,千人千面的诉求赶上了智能算法的东风,却也陷入了自我验证的偏误;时间的非平等性,让一线城市与乡村小镇的时间形成消费习惯的分化,后者在乎的不是性价比,而是金钱的绝对值。

趣头条的真正价值,不来自于信息,实则来自于用户。基于社交裂变的获客渠道,在拿到腾讯的投资后,如同打开了泄洪的闸口。远低于市场均价的获客成本、高相关性的用户拉增与持续活跃,都让趣头条的数据经历了令人咋舌的增长。

然而增长一定意味着价值吗?

其一,增长能否创造价值,还要看增长被留下了多少,据此判断以增长导向为核心的价值释放,是否是高质量、可持续的。根据Questmobile公布的2018年6月卸载率数据,趣头条的卸载率显著高于行业同量级竞品。而卸载后的用户,约有47.5%流向了相同网赚模式下的竞品。

 

再者,数据之外,用户的真正留存,在于驱动因素与其核心商品之间是否存在契合与转化。

趣头条定位“内容聚合”,却在“买断时间”,内容与用户之间的相关性到底有多大?而招股书中,趣头条超过99%的营收均来自于广告投放,营收模式与主流用户的消费能力的匹配偏移,能否吸引广告主的持续投放?而趣头条的用户与客户来源不同,是否会形成类似于百度至今难解的“委托代理困境”?

这些都将成为趣头条真正释放用户价值的前置障碍。

最后,趣头条不管从运营模式、用户拉增、内容算法上,都难以逃开舆论的质疑。作为直接触达消费者的内容平台,它正在创造“用户身边的世界”。有人说趣头条和拼多多,做的都是洞察人性的生意。作为供给端,趣头条们所创造的周遭世界,对用户有着极强的牵引作用。

五环内人群的“优越感”正与拼多多、趣头条一样,遭遇着不同方向的舆论指摘,“看不见,看不上、看不懂、追不上”仿佛成为政治正确的宣言。但是,真正的个人选择自由,来源于“已知”,而不是另一种层面的“剥夺”。正在被低质量内容侵吞着时间的小镇青年,他们失去的只是时间吗?

商业的本质终究是索取。但扛得住营收与利润这把枪,也跳得了社会与人文这支舞,才会让一个企业赢得更加长久的尊敬。

人之初,总是带着天真与草莽之气,企业亦然。而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可以预见,趣头条的股价也可能像蔚来汽车、拼多多一样,经历扑朔迷离的震荡。趋势或许总能消解舆论,但放之远观,打败趋势的将是价值本身。而这,也是我们始终的坚持。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