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8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8

疫苗风波:社会责任的非罗曼蒂克消亡 | 消费向前看

发布时间:2018/07/24 来源:加华伟业 作者:加华伟业 NEXT

 

中国太大,从来都是帝王将相,自古就是皇帝百姓,官民阶级分得清清楚楚。解放之后,直到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了一些,观念自由了一些,中国人逐渐从老百姓变成了人民。但时至今日,为了追上高速奔驰的经济列车,我们抖抖肩膀,甩掉了很多负重之物。

如今白驹过隙,改革不惑,我们却始终没有从人民变成真正的公民。本该负重于肩的东西,最终残骸丛生,铺成了一条黎明送葬之路。

有些东西,不能扛在肩上,往往只能被踩在脚下。

疫苗从不是开始

1994年,吴炳新开发注册了三株口服液。3年之后,销售额突破80亿。当同行们还在效仿吴炳新惯用的营销手法,花大钱登报纸上电视,鼓动经销商们联合营销的时候,吴炳新早已经把三株口服液的小广告刷到了农户们的猪圈里,三株的营销网点曾经一度超过了中国邮政。

1998年, “八瓶三株口服液喝死一条老汉”的新闻见诸报端。以爆发式狂舞成为主角的三株,用一招自废武功问罪谢幕。它还没来得及理解,什么是广告营销与财富造梦之外的社会责任,也没能给三鹿奶粉、鸿茅药酒这些后来者们警醒。

挑动人们神经的鸿茅药酒,发生在三株口服液垮台后的二十年。二十年了,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已经从85,195亿元上升到827,121亿元,10倍的增幅背后,却是一轮接着一轮的价值破碎。

2008年,三鹿的杀手武器三聚氰胺,彻底改变了中国的乳品格局,一场漫长的不信任危机也由此开启,余温至今不散。当年喝了问题奶粉的大头娃娃们已经逐渐长大,而经历了创伤的家庭,却难被此去经年的光阴宽慰。

人性的底线,在不断地被商业化的利益群体试探。

2018年7月15日,国家药监局宣布,长春长生公司的狂犬病疫苗记录造假。五天之后,吉林省药监局又对长春长生公司曾生产不合格百白破疫苗进行行政处罚。

我国现行的免疫程序规定,新生儿出生后三足月就应开始接种百白破疫苗第一针,需连续接种3针;而在全球范围内,狂犬病的发病死亡率,都接近100%。疫苗上动了手脚,就是在生命的血脉上,砍了一刀。

在这一刀背后,是长生制药25个销售人员体系里,超过5.83亿元的销售费用,是八年前捅破山西疫苗乱象,并签发报道的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包月阳的被迫离职,是三聚氰胺风波中被记过的领导孙咸泽,重新出任药监局副局长,更是那些问题奶粉受害者们,至今都无法伸直的手指。

疫苗也不该是结束

处处“市场双轨”发展模式下,财团与百姓利益形成了一种颇为讽刺的对立。

经济学家许小年曾说,“半管制半市场的状态,是很多贪腐分子最喜欢的状态,完全计划经济,无法变现,完全的市场经济,无法寻租。而半管制半市场经济,则可以寻租变现。”

在经济狂飙的历史区间里,这不仅仅是社会道德与责任感在体制选择下的集体缺位,它更可能是监管死角之外,经济体系的系统性失灵的前奏。

疫苗行业目前正是在“双轨制”的运营轨道上。监管系统给予的垄断特权也带来了单点暴利。长春长生、武汉生物和深圳泰康等少数几家拥有疫苗生产资质的企业,其毛利率均超过了80%,而销售费用更是年年攀升。

推崇自由选择的时代里,失去选择权意味着社会情绪的中空。信任危机这根针一扎,情绪的中空就自然爆破了。体制缺陷或许还能以改革修复,但社会信任引发的系统性崩溃,将会是长久难以愈合的。

当年的三鹿事件透支了乳制品行业的信用额度,如今整个行业仍在还债。

十年来,我国婴幼儿奶粉的生产总额持续跌落,市场规模同比增速已从顶峰时期的36.4%下降至个位数,并在不断走低。民生产品带来的社会责任危机,伤害的不仅仅是民生,更是此前数十年艰难搭建起来的经济堡垒。

风暴既来如山倒,除却巫山不是云。

在进入发展快车道之前,社会信任尚未被商品化和货币化。人们推开四合院出门,仍然去相熟的人家打酱油,几十年如一如地买隔壁街道上杀猪人宰杀的猪肉。社会信任自然地发酵于传统大家庭、宗族和邻里社会所构建而成的生产关系。

如今,社会信任已经成为经济社会发展体系中的隐形因子,它不直观地影响经济总值的增长,却是整个经济体系的地基。抽掉这个地基,塌方将一触即发。让这个地基稳固的,应当是不断向前看、而非仅仅向钱看的价值观蜕变,也应当是监管层、生产者、社会公众共同作用下形成的、三位一体的稳固阵型。

运动式的逆时营救,仅能解近水之渴。然而中华大地绵延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处处皆是热土,寸寸不可障目。

2017年,中国人掀起了一股去日本买马桶盖的热潮。东京的秋叶原,满大街都是提着电饭煲、马桶盖、保温杯的中国游客。吴晓波老师在文章中说,由量的扩展到质的突围,正是中国制造的最后一公里。

现在看来,生产者在单纯逐利的嗜血生产线上,加上一点社会责任的润滑剂,或许才是中国制造的最后一公里。

所幸,疫苗事件持续发酵后的7月23日,李克强总理就疫苗事件作出批示:此次疫苗事件突破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或许这个时代已经不适合英雄再生,也不再有人像普罗米修斯一样,甘愿困于高加索山脉,每日忍受风吹日晒、鹫鹰啄食,也要斗破苍穹为人间盗火。

然而,正如袁凌在《青苔不会消失》中所说,“资源极度稀缺和国家意志的左右之下,他们对于人性底线和在世意义的成功维护,成就或许超出大张旗鼓的文化、信仰和时代变革。”

疫苗之后,但愿社会价值也能从灰烬中复活,重获骨血,供养时代。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