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8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8

成长的理性:一场乱,一句难。 | 加华观点

发布时间:2018/05/22 来源:加华伟业 作者:加华伟业 NEXT

 你跑得够快,但你想过你能跑多久吗?

人生最终还是要看下半场的,蒙眼狂奔的企业又何来下半场。

 2009年,全美航空的空客A320客机,起飞不久后便遭到了雁群袭击。两个发动机意外着火,飞机在高空中急速下降,几乎完全失去了动力。机长萨利依靠自己毕生的飞行经验,最终选择迫降哈迪逊河。客机在轰隆声中四平八稳地降落在河面上,155名乘客安然得生,他们至今仍称呼萨利“我们的机长”。

 电影《萨利机长》剧照

 2018年,四川航空3U8633航班,沿着高原航线从重庆飞向拉萨。起飞半小时后,飞机驾驶舱正前方的挡风玻璃突然爆裂,机身开始剧烈抖动。万米高空,机舱内的高压瞬间释放,舱内低温,飞机的自动操作系统几乎失灵。当时的机长刘传建凭借飞行经验,在20分钟内成功迫降成都,全机乘客和机组毫发无伤。

 创业如入江湖,道阻且长,困难程度不亚于驾驶一架危机关头的飞机。对于企业家而言,无数给予信任的消费者们,他们与机舱里的乘客无异,都是落在肩头的深重责任。危险时分 ,创业者唯一能自救的方式,或许就是时刻警醒自己,我是否仍在正确的航线上?

 正如萨利机长所言,“我只不过始终紧握着驾驶器而已。”

 狂奔至此,经常无暇回眸。创业公司越来越像一个快速易耗品,被资本捧至高位,再反过来以上帝视角审视资本与消费者。我们所崇尚的“创业生态”仿佛正慢慢变成一种“创业病态”。

 

 不断用资本喂饱的新经济,它的发展或许有冲劲,但它真的有底蕴吗

 成长需要理性。不论你的飞机是否还稳稳地飞行着,我们都想问一句,你的驾驶器呢,它还在你手里吗

 2018年的大疆,是一部融资大电影的绝对主角。4月初,作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占有率超过七成的独角兽,大疆新一轮10亿美金的股权融资尘埃落定。在这次融资中,大疆采用了超乎寻常的融资方式——竞价。

 

 所有参与竞价的投资机构,在大疆的评价模型里都演化为一个个单调的输入参数,而不是金融服务、战略合作、协同效应、合理估值体系下的独立个体。大疆用于判断他们的标准只有一个,B类股竞价投资,价高者得,前提还包括必须认购一定比例类似于无息债的D类股,并交纳10万美元的保证金。

 不论从智能制造的战略层面,还是从公司的发展阶段来看,我们不可否认,2017年全年营收175亿元,净利润43亿元的大疆,已经成为初创公司中独树一帜的佼佼者。这也正是一众资本趋之若鹜的原因。

 

 “IPO预期强烈”、“超级独角兽”、“高技术壁垒”、“国家战略”,这些都是市场与资本贴在大疆身上的标签,也是投资机构眼中闪着金光的字眼。正是依赖于此,一向不走寻常路的大疆,以竞价融资的方式打破了市场既有的运作规则,扯开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不可否认,投融资是一场你情我愿的游戏。但悲情之处在于,游戏中的一方却被另一方摆了一道,被迫进入了一种“要挟式的契约关系”。企业在融资中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实业与资本的柔和共生关系忽然变得尖峰凌厉,让人生畏。

 

 强制要求购买价值几乎为零的D类股,在融资文件中不提分红和上市,大疆依赖强势地位,向市场投放了多枚烟雾弹。作为融资方,大疆也未对大部分的意向投资人公开财务数据,甚至未对前几轮领投的投资方公开财报数据。

 对此番争相竞价的投资机构,我们不置可否。但面对着几乎摇摇欲坠的市场规则,我们在炎炎烈日下感受到了彻骨之寒,不得不发声。

 这种蒙眼狂奔的增长模式,是中国创业文化在当代浮躁的社会发展阶段的现象式异化。这种非理性的增长方式,最终极有可能带来更强烈的“非线性的消失”。共享经济被生生扎破的泡沫,就是流着鲜血的现实例子。

 创业与投资的人设中,存在一种可以被理解为“理性人格”的东西,它将“看上去的创业者”和“真正的企业家”区隔开来。这种“理性人格”不会只看到市场份额、增长率、营收规模,它会回归创业最本质的逻辑,探索消费者的真正需求,寻找他们内心未曾袒露的部分。

 那才是创业家们真正的瑰宝圣地。

 

 对于手握资本主动权的投资人,这也颇具启示性。资本解决的,应当是习主席所说“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求”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们寄希望于手中的调度棒能够连接矛盾中的不匹配,创造更多“平衡充分的发展”。

 但是偏偏,很多投资机构不懂服务、无法赋能,只会以资本换收益。他们这种追逐并顺从的态度留下了滞重的阴影,喂养着风口经济背后,中国整个创投圈的潜在风险。

 不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你难道真的不心虚、不害怕吗?

 上周,瑞幸咖啡一纸诉讼让星巴克吃了官司。已经在全国布局超过500家门店、号称正面挑战星巴克的瑞幸咖啡在公开信中申诉,星巴克制定了不合理的供应商与门店排他条款,营造了市场垄断的不公平竞争环境。

 但是问题是,已经下了10亿资本雨的瑞幸咖啡,自己的土地肥沃了,却淹了别人的庄稼。这反复间形成的市场乱局,又应当如何收场呢?

 

 正如中国从来不缺产能,缺的是精准匹配需求的好产能;中国的创投圈里也从来不缺创业者,缺的是数十年耕耘的企业家。前者手上拥有可以挥洒如雨的资源与资本,恨不得一夜之间把市场玩家全都收编;而后者的手中,却只有一支时间的玫瑰。

 能静下心来,与时间为友,这是一种能力,不经多年的沉淀难以修成。就像王朔曾经打趣所言,“年轻有什么了不起,谁都年轻过,你老过吗?”当今的中国创投界,难以找到核心逻辑,始终在分化与碎裂。成长中理性与耐心的丧失,或许正是这种乱象的原因。

 初创公司如同一个挖井人,那些找不到泉眼的人,才会炫耀自己的桶里已经有了多少水。不断宣扬自己已经完成多少融资的企业,他们已经把精力浪费在了错误的战场,又如何指望他们能够以不断精进的创业者心态,为中国商业带来新的变化与能量?

 你跑得够快,但你想过你能跑多久吗?人生最终还是要看下半场的,蒙眼狂奔的企业又何来下半场。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