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3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3

加华伟业观点:三聚氰胺的思考—无良的企业还是缺失的制度?

发布时间:2009/12/18 来源:未知 作者:schc NEXT

三聚氰胺的思考—无良的企业还是缺失的制度?

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有谁知道,一个普普通通呈白色粉末状的化工原料三聚氰胺,竟把这句话诠释得淋漓尽致。

从搀进米粉的雕白粉到涂满白蜡油的毒大米,从齐二药要人性命的亮菌甲素注射液到安徽华源催人致死的欣弗,从没有蛋白质的假奶粉到富含蛋白质的三聚氰胺,人们在震惊之余,不禁充满了对性本贪婪的痛恨。

一个事件发生了,我们说它是偶然;另一个事件发生了,我们还说它是偶然,可当一系列相同的事件一个接一个展现在我们面前,在义愤填膺之余,我们是否应当冷静下来,重新思考我们的制度悲剧。

我们不要把过多的期望寄托于企业家自我的道德约束,特别是当看到一贯秉承“财散人聚,财聚人散”的好人牛根生也参与三聚氰胺游戏时,我们更有理由相信:好的制度使坏人变成好人,坏的制度使好人变成坏人。

我们的制度制度缺失至少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监管机关是否有足够的成本来预防犯罪?

我们知道,制度的维护是需要成本的,因此才要向纳税人课税,使政府成为百姓的守夜人。可当税收资源汇聚到了政府,它的分配却与权力大小呈正比。中央国家机关招考公务员,大家趋之若骛去报考财政部,报考国家气象局的却寥寥无己。原因无它,前者很有油水,后者却只有清水。而我们的食品监管机构恰恰是后者,每年下拨的行政事业费扣除工资后所剩无己。购买先进的检测设备尽管是必须的,但却是昂贵的;临场检查是必须的,但每一次都是有成本的;抽检的样品必须是随机购买的,但却是要花钱的。在经费不足的情况下,他们只能通过检测含氮量这一表观指标来间接确定蛋白质含量,而不是由更先进的设备来直接检测;他们只能把企业交送的样品当作检测样品,而不是自己花钱随机购买;他们临场检查的交通餐饮住宿是由被检的企业赞助,而不是由行政经费承担。这一切的结果是什么呢?当我们在指责他们的行政不作为时,他们却无辜地说,不是我们不努力,而是条件不允许。

第二,监管机关是否有足够的权力来制止犯罪?

我们的食品卫生监管机构,虽然有保证人民生命安全的神圣职责,却缺乏与之相称的执法权力,是一只没有牙齿的老虎,平时可以舞爪,关键时却无法张牙。遇到企业正在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无论是罚款,还是查封、扣押、冻结等手段,都要其它有权部门配合执行。而那些无良的企业,既有金钱资源,又是当地的纳税大户,甚至可能在各级政府还积累有相当深厚的人脉关系,牵一发而动全身。在这场与企业的博弈中,监管部门是制度造就的天生弱者,要么凭着一腔热血与风车博斗,要么随波逐流默不做声。毕竟,我们不能奢望他们每个人都舍生取义。

第三,监管机关是否有足够的力度来惩罚犯罪?

尽管法律对食品安全犯罪的处罚很轻,但毕竟还是有惩罚。我们这里讨论的不是法律规定,而是孱弱的法律执行和官员问责机制。当那些不作为的官员为此而丢官罢职的时候,他们不是问心有愧,而是抱怨自己运气不好,恰巧撞在了枪口上。这就像红塔集团的诸时建,如果所有稍有功劳就向国家伸手的人都被惩罚,他就不会被人同情;但当那些贡献不如他,捞的比他多的人都顺风顺水的时候,他却被逮了个现行,因此才备受同情。在我们的社会中,违法不被惩罚已经成了普遍现象,而违法受到惩罚却成了偶然,违法的成本已经低到了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如果你遵纪守法,其他人一样会违法,他添加了三聚氰胺,成本比你低,价格比你低,销量比你大,利润比你高,蛋白质比你丰富,还没有任何风险。长此以往,你除了寂寞地死去,就必须同流合污。在这场多重博弈的囚徒困境中,什么是最理智的选择?

有投行人士开玩笑说,由于各行业减少了对三聚氰胺的需求,因此对化工类企业的评级为卖出。其实他们没有看到三聚氰胺的另一面:企业购买三聚氰胺生产奶粉,增加了GDP;生产以后再雇人销毁,增加了GDP,销毁以后还要补充生产,增加了GDP;吃了以后担心得肾结石要检查,增加了GDP;吃了以后得了肾结石要治疗,同样也增加了GDP。2008年的中国经济,将因三聚氰胺而再次呈现高速增长。

我们的GDP无聊地增加了,可我们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却真正地减少了。我们不得不怀疑一切,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一切。我们的沟通成本增加了,我们的交易成本也增加了。如果哪一天我们在奶粉的外包装看到“本品不含三聚氰胺”字样,我们的制度就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

返回列表

分享: